“中国式托育”问题多 小奶娃谁来管?

培训 2017-07-21 11:20:46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
进入论坛
分享到

  原标题:小奶娃,谁来管?(民生视线·生活服务业,“短板”怎么补?①)

  随着腰包越来越鼓,我国居民的消费结构开始由物质型消费为主向服务型消费为主转型。但在现实中,服务业的供给侧还存在品类不全、数量不足、质量不优等问题,特别是生活服务业发展滞后,各种不配套、不方便、不省心,影响着百姓的幸福感。尽快补上这些“短板”,既是满足消费升级换代的迫切需要,也是提升生活服务业供给水平、扩大居民消费需求的重要动力。

  从今天起,本报推出系列报道,关注生活服务业的供给盲点,希望大家给予关注。——编者

  1岁—3岁的宝宝,谁来带?

  这是让不少职场父母头疼的问题,也越来越成为全社会的一个难题。妈妈们的产假休不了那么久,幼儿园又不接收3岁以下的婴幼儿。除了祖辈隔代照看、请家政阿姨帮忙或者交给私立托管机构,几乎难寻其他正规的托幼方式。但现有的几种方式,又不尽如人意。尤其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,1—3岁婴幼儿的看护问题愈加突出。

  俗话说“三岁看老”,幼儿期是孩子大脑发育、体格成长和健康心理养成的关键阶段,深刻影响其一生的发展。那么,小奶娃,谁来管?这道难题到底该怎么解?

  3岁以下宝宝看管成难题

  育儿嫂难找,幼儿园不收,私立托管班鱼龙混杂。

  “愁、愁、愁!”最近,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二宝妈妈田媛为给孩子找育儿嫂伤透了脑筋。

  今年3月份,35岁的田媛生了二胎。月子里和大多数家庭一样,田媛也花高价雇了月嫂。月嫂主要负责照顾田媛和老二,4岁的老大由她的父母来看管。月嫂走后,田媛就开始找育儿嫂。

  “本来朋友推荐了一位,结果那位育儿嫂因为老家有事,打算回去不再做了,我们只能又临时重新找。”田媛说,“通过小区中介倒是很快找到了一位,可是到家里没干几天,我妈就不乐意了,这育儿嫂做什么事情都不认真,连洗碗也经常洗不干净,还得我妈再洗一遍。老人觉得这样下去可不行,所以坚决辞掉了。”

  于是,田媛又开始找,接连面试了七八个,都不合适。眼看着半年产假就要结束,田媛心急如焚:“我在家的时候还能帮忙一起带孩子,上班后就只有爸妈管了。老人年纪大了,腿脚也不方便,两个小孩,怎么管得过来?特别是小宝才半岁,还不能上幼儿园,真是放心不下啊!”

  但在其他人眼中,田媛还算幸运的,起码有父母能够帮忙。在北京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陈芳告诉记者,国家二孩政策全面放开时,她也曾动心。一是因为很喜欢孩子,二是觉得儿子有手足陪伴,长大之后就不会太孤单。但动心归动心,想想现实情况,陈芳最终还是决定不生了。

  “经济方面还好说,富有富的养法,穷有穷的养法,以我们的条件还是能负担得起的。关键是孩子在3岁上幼儿园前没人帮忙看管。我和丈夫双方的父母身体都不好,没法帮带孩子,完全依靠育儿嫂又不放心。一胎时我请了一年假来照顾孩子,上班后又陆续找过几位育儿嫂才勉强撑到孩子上幼儿园。”回忆当年带“小奶娃”的艰辛,陈芳很无奈。

  “我也考虑过私立的托管班,但考察一圈下来,发现‘无证、无照、无资质’的机构远多于正规机构,鱼龙混杂,很难分辨好坏,根本不放心把孩子送过去。而且收费也高,动辄几千元,对一般家庭来说确实负担不小,就放弃了。”陈芳说。

  田媛和陈芳的困扰,是许多职场妈妈的真实写照。

  目前,我国大部分省份给妇女的产假是6个月。也就是说,孩子半岁后,母亲产假就结束了,之后要全职投入工作,白天基本无法照顾孩子。而大多数幼儿园一般只接收3岁以上的幼儿。那么剩下的两年半,小宝宝该由谁来照顾看管?

  现有托育方式让人不省心

  托育服务严重短缺,老人体力精力都有限,保姆文化素质不高。

  能够放弃工作、全职照顾孩子的妈妈仍是少数,多数家庭采取了这几种解决方案:姥姥奶奶隔辈抚养,或者雇佣保姆照顾,或者把孩子交给私立的托管机构。但不管哪种方案,在现实中都面临种种问题,很难令人满意。

  “老人带孩子,虽说给我们帮了大忙,但他们体力精力有限,对孩子的照看只能满足基本的衣食需求。另外,在育儿理念上总有很多冲突。”田媛举例说,为了刺激孩子的运动神经、感官神经,他们经常让孩子多爬行、多玩泥巴,但老人总是嫌弄脏衣服,不大高兴;再如吃饭问题,老人喜欢喂食,年轻父母愿意让孩子自己吃,很难达成一致。

  国家卫计委2016年11月的一项调查显示,目前近八成婴幼儿由祖辈参与日间看护,其中近一半的祖辈感到“无可奈何”。特别是照顾过“一孩”的祖辈不愿再照顾“二孩”的比例上升。即便是心甘情愿看管孩子的老人,也因为年龄大、身体差等原因常常力不从心。

  家政保姆带孩子,更是让不少年轻父母“爱恨交织”。家政服务业流动性强、人员素质参差不齐,许多职场妈妈都有过半年更换多个保姆的经历。“遇上一个能把孩子放心托付的保姆,就得好好‘哄着’,定期涨工资、过节给红包,生怕被‘辞职’。”陈芳说。

  与之相对的,是我国托育服务严重短缺。调查数据显示,0—3岁婴幼儿在中国各类幼托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%,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50%的比例。

  “好怀念小时候的托儿所啊!”田媛回忆,“我小时候,街道和企业都有托儿所,爸妈上班时把我带到单位交给托儿所阿姨,下班时再接我一起回家,既省事又放心。可是,现在已经没有这样的公办幼托班了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,不少国有企业和机关单位都开办了托儿所。2003—2005年,这些托儿所在市场化的过程中被逐渐“取缔”。2012年,《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》印发,提出建设规范化幼儿园,对班额、生均占地面积、入园年龄等都做了明确规定,因此不少公办幼儿园也陆续取消了幼托班。

  公办幼托班取消之后,一些社会机构趁机纷纷开办起婴幼儿托管班。但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,教育部门审批发放的办学许可证,只针对教授知识或技能的培训机构,0—3岁的托管机构不在此范畴。也就是说,这些幼托机构只能进行工商注册。而工商部门只能对机构的经营行为进行监管,对教学内容、师资和环境等问题却无法监管。

分享到
[收藏] [打印] [责任编辑:侯倩]
共有条评论
最新评论